(2017)关于徐某涉嫌故意杀人一案 二审辩护意见

作者:vants 发布于:2018-1-19 16:14 Friday 分类:代理词写作每年都有进步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力澜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指派本律师张志宏担任徐某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的二审辩护人。本律师到阜阳市看守所会见了徐某,认真研读了本案一审公诉证据及一审庭审记录。

对于被害人的不幸,辩护人非常同情。辩护人也认为徐某的涉案行为确已构成刑事犯罪。但辩护人同时认为,在本案中,应当区分不同犯罪主体的犯罪故意、主观恶性大小、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各自行为造成的后果的区别,并要充分考虑被告人徐某的量刑情节,对其处以适当刑罚。辩护人依据相关事实及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望合议庭重视并采纳:

一、原判决关于聚众斗殴犯罪首要分子部分事实不清楚,认定“徐某系聚众斗殴犯罪的纠集者”证据不足,二审应当开庭审理,予以查清

1.现有证据证明李某龙系王某纠集,而非徐某纠集,整理如下:

 

2.现有证据证明刘某强并非徐某纠集,整理如下:


3.现有证据证明宋某哲系偶然加入,并非徐某纠集,整理如下:

4.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李某、李某豪系徐某纠集,理由如下:

(1) 王某、徐某的供述证明李某、李某豪系王某纠集,并非徐某纠集,分析如下:

 

(2) 李某、李某豪的供述不能证明是徐某纠集了李某、李某豪,现有证据中更无其他证据能够证明是徐某纠集了李某、李某豪,具体分析如下

 

综上,通过对本案证据的分析可以得到结论:足以认定李某龙系王某纠集;足以认定刘某强、宋某哲非徐某纠集;无法认定李某、李某豪系徐某纠集。原判决认定“后王某、徐某又纠集被告人李某、李某豪、刘某强、宋某哲”其本身表述含糊,意思不清,二审应当开庭审理,查清事实,准确认定。

二、徐某不是本案聚众斗殴犯罪中的首要分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七条规定,“本法所称首要分子,是指在犯罪集团或者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

本案聚众斗殴活动,系史豪杰与朱青晨因琐事发生纠纷引起,具体斗殴时间、地点等均系史豪杰、朱青晨约定,徐某并未参与,显然徐某并非策划者。同时,斗殴活动中,徐某从未有过任何指挥行为,也未起到任何指挥作用,可见徐某也不是指挥者。

最后,徐某更不是本案聚众斗殴犯罪的组织者。本案史豪杰方共有八人参与斗殴,分别是史豪杰、王某、李某、李某豪、李某龙、刘某强、宋某哲,以及上诉人徐某。根据查明事实及前述分析可知,王某、李某龙、刘某强、宋某哲均非徐某纠集,也难以认定徐某纠集了李某、李某豪。本案证据至多只能证明徐某在王某纠集李某、李某豪的过程中发挥了部分作用,帮助王某纠集了两名人员。因此,徐某在本案聚众斗殴犯罪中的作用极其有限,绝不能认定徐某是整个聚众斗殴犯罪的组织者。

综上,徐某不是本案聚众斗殴犯罪的策划者、指挥者、组织者,其在聚众斗殴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仅仅是协助王某拉拢了两名人员参加,不应当被认定为本案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

三、原判决认定徐某犯故意杀人罪,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纠正

首先,本案证据证明徐某并非本案聚众斗殴犯罪的首要分子,本案聚众斗殴造成人员死亡,不应当直接归责于徐某,其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应根据其主观犯罪故意及客观犯罪行为,依法予以认定。

() 徐某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

1.徐某主观上不可能有杀害受害人的直接故意。案发时,徐某系武汉工程大学大一在读学生,有着美好的前途;徐某并不认识受害人,与受害人之间无任何仇恨;而且无任何人给予或承诺给予徐某巨大利益;徐某显然不具有追求人员伤亡结果发生的可能性。

2.徐某主观上也不存在杀害受害人的间接故意。理由如下:

(1) 徐某不知道李某携带刀具参与斗殴,无法预见斗殴可能致人死亡,证据如下:

(2) 案发时徐某不知道李某用刀伤了人,无法预料到受害人死亡后果的发生,证据如下:

 

3. 徐某主观恶意较小,不存在杀害受害人的故意,证据如下:

 

综上,徐某系碍于面子参与本案斗殴活动,其主观上认为小孩子打架不会严重,从未预料到会造成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徐某对李某携带刀具参与斗殴以及用刀具伤人,均为事后知悉,客观上也无法预料到危害后果的发生。而且,徐某具有报警防止危害后果严重化的意图,本身不想斗殴活动发生,进一步证明其主观恶性较小,没有放任严重危害后果发生的心态,不可能具有杀人的故意。

() 客观上徐某未实施任何加害受害人的行为

本案证据证明,徐某没有对受害人吴傲龙施以任何加害行为,原判决查明具体殴打过程为,“王某指出对方后,李某豪先上前搂住吴傲龙的脖子,后与阻拦的朱青晨发生打斗,刘某强用拳头击打吴傲龙,徐某、李某、宋某哲等将杨海林打倒在地,后李某与吴傲龙发生殴斗。在斗殴过程中李某拿出随身携带的管刀朝吴傲龙右背部猛插一刀,李某龙一脚将吴傲龙踹倒,李某、李某豪、李某龙、王某、史豪杰等人又上前围住吴傲龙进行踢打。后李某、史豪杰等八人离开现场”。

可见,客观上徐某未实施任何加害受害人的行为。受害人死亡的结果并非徐某造成。

综上,徐某并非本案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其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对受害人施加任何加害行为,原判决认定徐某构成故意杀人罪,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应当依法予以纠正。

四、原判决判处徐某有期徒刑九年,量刑畸重,应予改判

1. 前已分析,本案中,徐某的犯罪行为不符合法律关于故意杀人罪的相关规定,应当以聚众斗殴罪对其处以刑罚。

2. 徐某具有以下从轻或减轻量刑情节,量刑时应充分考虑

(1) 徐某具有自首情节,且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罪行,同时向公安机关提供其他同案犯的线索,规劝同案犯投案自首,真诚悔罪,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考虑到徐某系初犯、偶犯,其表现一向良好,且具有报警制止斗殴活动发生的主观意图,其犯罪主观恶意较小;同时徐某对受害人无任何加害行为,对危害后果的发生作用很小,辩护人认为应当对其减轻处罚。

(2) 案发后,徐某委托家人,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经济损失,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本案中,徐某大一在读,家庭经济条件极为困难,徐某家人与受害人家属达成口头谅解协议,除一审期间赔偿的1万元外,再赔偿5万元,受害人家属对徐某予以谅解。协议达成后,徐某家人,四处举债,现已赔偿3万元,且正在努力筹措更多赔偿款,预计2月底可以全部筹足赔偿。鉴于此,辩护人认为应当对徐某减轻处罚。

(3)  徐某在本案共同犯罪中,仅仅在王某纠集李某、李某豪的过程中起到了部分帮助作用,起的是辅助、次要作用。且徐某有意避免严重危害后果的发生,在斗殴过程中,亦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辩护人认为,应当认定徐某为聚众斗殴罪的从犯,应当对其减轻处罚。

(4) 受害人对案件的发生有一定过错。

综上所述,徐某不是本案聚众斗殴活动的首要分子,其主观上没有杀人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任何加害受害人的行为,原判决认定徐某犯故意杀人罪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纠正,改判上诉人犯聚众斗殴罪。同时,徐某具有诸多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量刑情节。其中法定情节4项(犯罪情节轻微、从犯、自首、积极赔偿并取得谅解);酌定情节6项(案件起因、上诉人平常表现良好无前科、不是犯意提起者、案发时上诉人未实施严重加害行为、犯罪后有悔罪表现、归案后有举报破案线索的积极行为),请法院充分考虑。辩护人建议对上诉人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适用缓刑。

 

 

            安徽力澜律师事务所

          张志宏 律师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日

标签: 张志宏律师 辩护词 合肥律师 故意杀人罪 聚众斗殴罪 辩护意见 律蚂蚁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sitemap